微信点赞要拿捏,你是否感受到微信之累?

发布人:微信群      发布时间:2019-03-05 09:23:383190

还有一种典型的索赞行为是微信投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微信投票成了一种流行的方式,单位选服务标兵、社区选“五好家庭”、城市选文明单位,甚至学术机构评选优秀成果和作品也开始用微信投票的形式了。

  微信,作为一个社交应用,微信点赞曾经是一个新颖、时髦的行为,“给你点赞”甚至成了某年春晚小品的流行语。


  
  而今,对于一些人来说,点赞已经成为一个不能轻易出手,需要拿捏的举动。点赞逐渐变成了中国人人际关系中微妙的、复杂的、费思量的一个功能。
  
  细思量,微信朋友圈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镜像,甚至是一种透视。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的阶层应该是流动的,也就是处于低层的社会成员有机会通过个人奋斗进入更高的社会阶层,这样一个社会就有活力,人们愿意奋斗,社会才能进步。
  
  对于个人来说,常常都希望自己处在这个社会更高的阶层,不甘于自己比别人低,可不少人都对自己的处境不满意,希望自己下一代的阶层能够更高。
  
  以往,这样的说法可能只是社会学家的分析,普通人大多并不在意,高也好、低也好,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井水不犯河水”。
  
  微信的出现多少带来一些烦恼,它使得社会的远近亲疏、社会的等级高低放在了一个朋友圈,成为人们每天要面对的一个事实。
  
  同学群、老乡群、单位群、家庭群、家族群、战友群、行业群、生意群……五花八门,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群。只要聚会、开会、集会,无不建群,“人以群分”成了“人以群聚”。产生的效果就是社会学家费孝通所说的“差序格局”加“社会阶层”,把远近亲疏不同、社会阶层各异的人统统装入朋友圈,构成了世界上最为复杂的“好友”关系。
  
  这一切构成了一个现代中国的“圈层社会”,原来差序格局的“圈”和社会等级的“层”纳入一体中,各自的生活方式和展示的生活方式多姿多彩,各自显现的和潜藏的价值观纷呈,信息和谣言混杂,慈善和诈骗相映,“好友”越多越要面对精神和思想的“分裂”,“好友”的交际越多,越难以调和,越要面对前面所说的点赞之累。其实,微信之累岂止是点赞,是面对复杂社会之累。朋友圈正成为一个折射世间万象的棱镜,亦幻亦真。
  
  比起“圈层社会”下人们需要拿捏点不点赞、如何点赞、感受点赞之累,更加荒谬的是,在功利世界人们常常遇到让人烦恼和厌恶的索赞行为。微信索赞有很多形式,许多人对微信集赞都不陌生。之前经常能看到商家的宣传,分享一个链接,集齐多少个赞能获得奖品。许多人并不喜欢这样的分享点赞,但也碍于朋友邀请只好勉强帮忙,涉及到人情面子,小小的点赞也会被人们看得很重。
  
  一些人明知道这些是伪劣产品和虚假宣传,关系亲近的人可以选择诚意告知,奉劝对方不要受低价诱惑,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有时候感觉对方属于“圈层社会”的不同区隔地带,知识和价值观相距遥远,感觉解释无用,担心以诚相告会让对方觉得是不肯帮忙,会得罪人,但如果违心地点开链接注册账户点赞帮忙又很不情愿,左右为难。
  
  还有一种典型的索赞行为是微信投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微信投票成了一种流行的方式,单位选服务标兵、社区选“五好家庭”、城市选文明单位,甚至学术机构评选优秀成果和作品也开始用微信投票的形式了。
  
  这种由征集来的微信点赞数量决定优胜者的方法更是害人,迫使人们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动很多微信好友,调动更多微信好友来参与,如果说是为了宣传也可以理解,通过滚雪球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但是这样的宣传是否得当,这样的投票是否公平,这样的评判是否真实客观,这样的点赞是否有意义,却很少有人真正去思考。
  
  这样投票选择的优秀和实际情况毫无关系,只表示谁发动的人数多,谁的关系多,微信投票的过程不科学,最后的结果自然也难以公平。
  
  所以,微信点赞的民意是“伪民意”,微信点赞的民主是“伪民主”,这样的微信索赞行为是地地道道的扰民。
  
  微信给人们带来了诸多便利,也带来了不少困扰,微信的使用者、使用的机构应该自觉维护微信使用环境,创造舒适的微信使用体验,减少微信使用中的困扰和干扰,营造美好的社会空间和心理空间。

登录

微信登录

手机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账号?点击 注册

注册

账号注册

获取验证码

已有账号?点击

找回密码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已有账号?点击